新闻动态
公司资讯
活动动态
从看守所去到监狱,终于睡上了单人床!
2020-12-08

入监第一天,晚上8点半。

抱着一堆衣物、被子、枕头,手腕上还挂住一个装满东西的塑料水桶,我终于在坚持不住的前一秒爬上了监舍楼5楼,走到503监室门口。

监室是一个中间没有障碍物、一览无余的长方形空间,总体规格大约是3m×8m,分为前后两个部分。后面部分的左边是有3个水龙头的大洗漱台,右边是有3个坑位的如厕区;前面部分比较大,左右两边各摆着3个2层铁架床,有12个床位。

我被安排在7号铺,即挨着洗漱台的铁架床的上铺。看着那个0.9m×1.8m的床位,我觉得像是从地狱走到了天堂。要知道,在看守所的话这个面积应该是要挤2-3个人的。而如今,我能独享一个床位了,怎能不开心?!

从看守所去到监狱,终于睡上了单人床!

监室的12个人里,监室长是长期住在入监队的老犯,7个是已经来了2个星期的准老犯,而另外4个则是第一天入监的新犯。

进到监室并不能立刻休息,还要开个监室范围内的一日总结小会,由监室长主持。理论上来说,这个会议很严肃,新犯们不仅要交代自己的罪行,还要如实汇报自己的改造计划。

但我的运气比较好,我们监室长已经开了减刑庭,只等裁决下来就拍屁股走人,从此获得新生。所以他在会议的一开始就明了牌,说没心思管我们这些新犯,他的心已经飞到外面的世界了,让我们自求多福。

我们虽然是新犯,但怎么说也是在看守所摸爬滚打过的老江湖,个个都昧着良心堆起假笑拍监室长的马屁,嘴里尽是“恭喜啊”“你好厉害呀”“牛13啊,有空传授点经验哦”这种恭维。如果这个时候你说我们假惺惺,估计没人敢反对。事实上这时每个人都担忧自己的改造生涯能不能顺利度过,哪有心情去管别人的事情。

由于监室长心里高兴,所以会议仅仅象征性的进行了几分钟。跟我们东扯西扯了几句,他就大手一挥,让我们该洗澡的洗澡,该铺床单的铺床单,该叠被子的叠被子,弄好了就自己上床睡觉。

经过下午的暴晒,一身汗腻的我早都想奋不顾身的冲到水龙头下面来个淋漓尽致了。听到监室长的口令,我顾不上解开衣服的扣子,直接拉着衣服整个往上一扯,脱下来甩到床上,第一个杀到洗漱台。

这是我在看守所积累的经验,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,不管姿势帅不帅,但动作一定要快!3个水龙头12个人分,慢了可就没有了!

而且里面随时有变故,口令随时会更改,所以别想着慢慢做计划,然后按照计划一步一步接近目标。

古人云:天下武功,唯快不破。在里面不管是做什么事情都要快人一步,但凡有机会,务必要抢到先机。

在我已经往头上浇了几盆水,正得意洋洋搓着背上老泥的时候,监室长才慢吞吞的挪着步子走到洗漱台。我假装客套道:“监室长,要不你先洗?”

监室长眉毛上扬咧开嘴,一巴掌拍到我后背,开玩笑说:“你娃儿是个老改造啊,动作那么快!老实交代,改造多少盘了?”

我嘿嘿一笑,说:“第一盘,第一盘,以后有很多问题要虚心请教你。”

监室长假装生气,说:“给老子有多远爬多远!你看哪个新犯跟你一样嘛?”

我转过头,才看到其他人正老老实实的铺床单、叠衣服呢,就我自己不要命的先跑过来洗澡,于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。

监室长突然变得很严肃,说:“我们这些人,就是因为总想走捷径,不择手段的要出人一头,所以才被送进来改造的。你觉得呢?”

我仔细的想了想,觉得他说的确实有道理。

上一篇:监狱生活要比看守所好吗? 下一篇:在看守所/监狱,打架斗殴只是小概率事件
相关阅读